1、春夜莽撞(1 / 3)

上国神都的春夜,小猫在瑶光殿的廊下熟睡。

守夜的宫女鹿梦困倦了,倚在廊柱上打呵欠,尚寝的宫女晴眉看见了,不免笑她,“……一炉百刻香篆才燃过半,你就困了?”

鹿梦赧然笑着,往半掩的槛窗看去:一束月色穿花透叶,落在窗中人的肩颈,慵懒的素纱下,肌骨如冰瓷。

饶是见过了百千回这般静好的画面,两位宫娥仍是看痴了。

“听闻曼度国的白天很长,太阳晒的肩胛骨都会疼……圣人怎舍得公主吃这样的苦?”

鹿梦喃喃地说着,垂目看向勾阑槛窗下的湖水,水面平静无波,倒映着一轮毛边的月亮。

“以三千经藏,无上至宝为聘,求娶上国公主,圣人自然会犹豫,更何况那位曼度国国主,听说生的眉目俊秀,品性温良,未尝不是良配——”

晴眉应着鹿梦的话说着,二人正软语呢喃,忽听得呱呱几声响亮的蛙鸣,打破了春夜的静。

鹿梦忙往槛窗里看去,公主仍在伏案,像是没被惊扰到,不由地松了一口气。

“听着声儿还是那一只!也不知哪儿来的劲头,叫了这么些天。”鹿梦细声埋怨着,“怪道公主睡不成……”

“可不敢埋怨。蟾蜍可是月亮仙。”晴眉安抚着她,“公主不恼,咱们也不恼。”

鹿梦乖巧地嗯了一声,“公主牵记着圣上的春寒症,本就睡不好,偏这只蟾蜍又来惊扰……”

二人细声软语,窗中人却唤了一句,声线和软,像是拂过花朵的温风。

“几时了?”

鹿梦先应了声,同晴眉两人一道往殿里去,上真公主李仙芽拿着琉璃盅往殿外走来。

她是纤薄的女儿家,走路时却如风,素纱衣在春夜里轻动,飘飘似谪仙,像是要乘风而去。

宫娥二人追随着公主出了殿,晴眉低声说着,“寅时才过,公主可是睡不成了?”

李仙芽轻嗯了一声,双手提起了裙,露出了一截纤细洁白的小腿,“走,捉月亮仙去。”

她说着话,便沿着廊庑绕到了临水的槛窗旁,以手试了试阑干的结实与否,接着便跨了过去,站在了浅水里,俯身去看浸在水里的基座。

对于这一幕,晴眉和鹿梦显然是习以为常,只扶着阑干向外探看。

“公主不怕月亮仙?倘或摸到了黏黏滑滑的疙瘩,岂不是……”

“少说几句吧!”晴眉啧啧,嫌弃地看了一眼鹿梦,“仙师端坐莲花台,还怕小小月亮仙?且瞧公主怎么摆置它!”

(1)

也许这里真的藏了一只月亮仙,像是感受到了她的接近,蛙鸣声渐低,直至无声。

李仙芽屏息,仔细去听蛙鸣的同时,手指轻触水面,接着向下探去。

春夜益发安静了,两个小宫娥屏住了呼吸,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水面,忽见公主瞪大了眼睛,手从水里抽出来,倏忽就伸在了两个小宫娥眼前。

“看,月亮仙!”

晴眉和鹿梦吓得闭上了眼睛,险些从阑干上摔下去,只觉得后颈面皮起了一层的细栗,正犹豫着要不要睁开眼睛时,却听公主在笑。

“骗你们的!”

最新小说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