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、外甥是狗(1 / 3)

公主的晚梦刚开始三两刻,乾阳殿管传旨的宦者就来了好几波。

晴眉操心着公主的安眠,请他在侧殿里小憩,奉上了茶点。前来传旨意的王道缀是个脾气温良的,品着茶水,同晴眉说起了来意。

“……圣上知道了今日嘉豫门下的事,大发雷霆,沈指挥使眼下正在乾阳殿里听训呢!”

“也是他命苦。”晴眉莞尔一笑,“追捕卦仙儿是皇命,偏遇上公主出门,也是命中该着遇上这么一劫。”

“谁说不是呢?圣上最是疼爱公主,闻听了公主今日的险情,直听的脸色都变了,一连声叫咱家来瞧瞧公主的状况,可是吓着了?”

晴眉想着夏院判的诊断,不免一笑,“中贵人是知道公主的喜好脾气的,嘉豫门下丁点儿大的事,还不至于吓着公主。贵人是宫里的老人儿了,那年公主去皇陵歇了一夜,可比这事吓人多了。”

“那可不。”他拿手掌比量着那时公主的身高,感慨良多,“谁能想到比大鹅高不了多少的公主殿下,能一个人跑到永陵长公主那里,哭上一天一夜呢?”

提到这件事,晴眉就心疼地皱起了眉,若有所思。

“公主这一睡,怕是要睡到夜里,还劳烦中贵人回去通传一声,只说公主无甚大碍,还请圣上放心。”

王道缀哪里有不应的,只再抿一口茶水,站起身告辞。

“还请晴眉姑姑留心着,不管多早晚,公主若醒了,就去乾阳殿里走一趟,好教陛下心安。”

晴眉抬头看了看外头青蓝色的夜天,再看那香篆钟才燃了半圈,这便笑着应下了。

“成,不管多早晚,都会知会公主一声儿。”

王道缀得了答应,高兴地去了,晴眉闲着也是无事便在公主卧房外坐着,就着一点莲花小灯的光,在薰笼上烘衣裳。

没一时,云纱帐里公主就喊热,晴眉忙叫人把薰笼撤了,轻步走到公主帐前,往里一探看,公主圆睁着一双乌亮大眼,黑葡萄似的看着她。

“晴眉,我想我阿娘了。”李仙芽轻声说着,眼眶便红了一圈,像是在水里褪色的红,向下晕染着,一直染到了鼻尖儿,“倘或我阿娘在,一定会把所有的事都挡下来,不叫她的女儿烦心。”

晴眉哪里不知道公主的心,她无言地摸摸公主的小手,宽慰着她,“圣上也是真心疼爱您,但谁叫他是一国之君呢?总要平衡左右、安抚人心的……”

李仙芽想到舅舅平日里待她的好,也有些释然了,安静地望了一会儿云丝帐上繁复的花纹。

“……裴卿还未及给答复,想来是愿意帮我这个忙。他是个文臣君子,掼是拘谨有礼的做派,无妨,我主动些就是,一时就派人往他府上走一趟,问个准话儿,我才好安心。”

“公主还愿意同他做戏?”晴眉对裴长思所谓的君子之风不太苟同,此时听了,难免多问一句。

“我还是属意于他。”李仙芽坐起了身,尖而小的下巴抵在云丝软被的沿上,衬得肌肤胜雪,“一来我认得的郎君少之又少,二来裴卿会奇门遁甲,我还可以和他一起推演我阿娘的方位,多有意思?”

晴眉嗯了一声,若有所思,“公主既认定了,奴婢便派宦者去一趟就是。”

李仙芽见晴眉着人去裴府了,这便叫鹿梦服侍她起身沐浴更衣,打算往乾阳殿去了。

这时候不过戌时一刻,紫微宫里各处都点着昏黄的宫灯,照着下方的一片青石砖。

乾阳殿里不算太明亮,皇帝坐在御桌后,向着眼前一人投去了复杂的眼神。

最新小说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