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、隐鳞藏彩(1 / 3)

李灵均在铜驼大街襄国公府门前,蹲守了一个早晨。

这条街静谧森然,连个引浆卖早点的都没有,他从自己王府里出来的时候,没什么胃口,这会儿却肚子开始咕咕了。

他寻思着沈穆再不出来,就到早市上买个炊饼、喝碗儿胡辣汤,正美美盘算着,襄国公府侧旁的小门却开了,一个仆僮打扮的,挎着一个布兜子,从里头走出来。

仆僮向着门里拱手,低声说道:“不过二里路,我去去就回。”

门里人像是在嘱咐,语气殷切:“……到了人家门子上,多候一时也没什么的,毕竟咱们是去退文书信物,到底是触了人家霉头……”

仆僮说是,“都是神都有名的礼仪人家,不至于将我打出来,说到底,又不是咱们府上先提的。”

门里人说好,仆僮便转身去了。

李灵均无比好奇他们是去做什么事,可惜此时身有要事,不然他非要跟上去看一看不可。

好在他等的人一时就出来了。

沈穆穿绯色,在薄薄的春日里颜色将将好,他看见李灵均跳下马车,并不意外,只称了一身二大王,便跳上了他的马车安稳坐下。

“下官往玄武门当值,多谢二大王。”

李灵均对于沈穆这种毫不客气的嘴脸、理所当然的态度,十分不理解,换了平时他也不会惯着他,怎么着都要打上一架,这会儿却因有事相求,忍下一口气来。

“本王昨夜的提议……”李灵均迫不及待地问他,“你怎么想的?”

沈穆仰着头倚靠在马车的软壁上,闭着眼睛,像是置若罔闻。

李灵均心力交瘁,无言地看着他,又催了一句,“本大王问你话呢!”

“此事你能做主?”沈穆反问一句,眼睛仍是闭着的。

李灵均哑了口。

阿耶只说沈穆不错,叫他打听有没有婚配来着,并没有叫他传递什么意思,此时沈穆问了,他便不好擅自回答了。

“说点别的吧,”他决定换个话题,问起了沈穆这日子的行程来,“你先不忙去当值,本王那宅子还有些需修缮装潢的,要请托你去做。”

马车颠簸了一下,沈穆睁开了眼睛。

“二大王,那是我的宅子。”他纠正,“赁钱还没给。”

李灵均在心里恼怒着阿耶的小气,面对沈穆的反问,他只能面无表情地哦了一声。

“你那宅子,湖山路桥都维护的极好,就是几个院子里的陈设实在老旧,花草也种的过于平庸,我妹子喜欢千叶牡丹,还喜欢转个不停的走马灯、香的熏死人的木犀、帘幕窗景都要改一改,还有正院里的牌匾,写的都是什么啊?”

“八砚馆,正心居……这哪儿像女儿家的居所嘛?一阐提来了,搭眼一看,就知道咱们在造假。”

“咱们?”沈穆慢条斯理地把话接过去,“我沈穆从不造假。”

他坐直了身子,问起了关键之处,“二大王,这些我都去做了,你干什么?”

李灵均妄图贪污的小算盘被打翻了――虽然阿耶不打算将沈穆的宅子买下来,可到底还是许了他先装潢后报账的权限,可后报账就得自己先垫银子,抠搜的他,便打算叫沈穆来做这个冤大头。

最新小说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