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、猫猫狗狗(1 / 3)

小白狗在怀里软乎乎的,让李仙芽心绪安宁,由晴眉扶着,进了卧房。

鹿梦喜欢极了,又是去拿碗碟为小白狗喝水,又是张罗着去做窝,晴眉就给她找位置,清夜就热闹起来。

“夜里还有寒气,就在侧边的暖阁做个窝,它也睡的舒服,公主也能时时看到它。”

李仙芽看着鹿梦忙来忙去,把小白狗放下了地,瞧着它在卧房里四处跑跑,嗅来嗅去。

“是他送来的吗?”李仙芽坐在床边儿,一边看着小狗玩闹,一边状似无意的问道,“什么也不说。”

“沈穆说了,这宅子经久不曾住人,送只狗儿来增添些人气儿。”晴眉手里忙不停,拿五彩绳编了一只颈圈,还在上面拴了只青铜小铃铛,“他说这只狗儿名字叫穷奇。”

穷奇?

貌如猛虎,喜欢吃人的穷奇?

李仙芽无言地看向小白狗,它正撅着屁股拱在地上,同地毯上的毛球较劲儿,怎么看都不像穷凶极恶之狗。

“不喜欢。”她决定重新给小白狗起个名字,想了想唤它,“雪团子上漏了一点芝麻馅,你就叫露馅儿!”

晴眉笑的直弯腰,李仙芽也把自己给说笑了,一时才正儿八经地想了一个。

“谷雨刚过,你就来了,叫小谷好了。”她喜欢的不行,唤它的名字,“一会儿不要同厝厝打架才好。”

厝厝就是瑶光殿那只神出鬼没的猫儿,跟着鹿梦来了豫王府,这会儿又不知道窜哪里去了。

“叫小谷好啊,从今往后不愁吃谷子……”晴眉把颈圈拴在了它的脖颈上,顺势又揉了揉它的脖子,“可真有福气,跟着公主的乳名叫。”

李仙芽就俯下身拍手,小谷小谷的唤它,可惜小白狗置若罔闻,只一心和地毯上的毛球打架。

晴眉就瞧着着小白狗乐,“许是还不习惯这个名儿,多叫叫,它就认下了。”

李仙芽喜欢的不行,越性儿蹲在了地上陪它玩儿,看它圆滚滚的小身子在地上扭来扭去,甚至还藏进了李仙芽的软拖鞋里,李仙芽看它委实可爱,索性把拖鞋丢给它玩儿。

晴眉在一旁看着,一颗心就放下了。

除了长公主府以外,公主从来没在生的地方过过夜,二大王那个调皮的,又非要吓唬公主,闹的人心神不宁。

好在沈穆送来了这只小白狗,一时间叫公主放下了胡思乱想,舒缓下来。

眼看着夜色渐渐深浓,晴眉便想着要公主早睡,李仙芽蹙着眉不解,“一直唤它,它都不理,可是不喜欢这个名字?”

晴眉闻言,便也伸手小谷小谷的去唤它,果然小白狗头也不回,像是压根听不懂。

一直到李仙芽遗憾地进了被窝,都唤不动它,她发着愁看它,忽然想到了什么,试探地唤了一声。

“穷奇?”

这一声唤还没落地,那小白狗猛的一回头,扭着胖身子,摇着尾巴就往她这里扑过来。

李仙芽出乎意外,下一刻就被毛团子扑倒了,一人一狗笑成了一团。

原来它只认这个名字啊。

穷奇,穷奇,好难听的名字。

李仙芽无言地揉了揉小白狗的脑袋,晴眉见公主要睡了,这便熄了灯,卧房里便只有微弱的天光了。

穷奇还算乖,见灯熄了,就在一旁趴着睡,李仙芽也有些疲累,慢慢闭上了眼睛,忽然听到身边有什么动静,吓得猛一睁眼。

厝厝踩在枕上,正在揍小白狗穷奇。

一猫一狗,打得不可开交。

李仙芽就去劝架,鹿梦在公主的卧房里值夜,也来一起劝架,结果狗儿消停了,厝厝还不消停,瞅准了机会就去揍狗。

到了第二日一早,李仙芽的眼睛下方就一圈乌青。

鹿梦的眼睛也肿了,晴眉看着这主仆俩,再看看卧房里一人一个窝,睡的呼呼的一猫一狗,不免又可笑又可气。

她叫鹿梦去睡,又命人把各样菜色传进来,李仙芽虽然洗漱过了,可还懵懵的,坐在桌前发呆,一直看到一整桌同宫里迥异的菜色,方才来了精神。

最新小说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