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、水尽鹅飞(1 / 3)

短短风从姨母家里借来了一贯钱,从朝食早点铺子那里,赎回了国主。

他很好奇,国主本人不过是去吃了个早点,为何就像被抽去了精气神一般,面色惨黑,像个哑光的扇贝。

去哪里落脚呢?没了上国大皇帝的接待,好像失去了靠山,这会儿国主又失魂落魄的,他们主仆二人又该何去何从呢?

“国主,咱们往哪儿去?”短短风扶着国主在路边坐下,到底还是开了口。

一阐提颓败着一张脸,久久不说话,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:“死去。不谷要去紫微宫宫门前上吊。”

短短风沉默了一会儿,还是默默地从包袱皮里掏出了一卷麻绳,挂在自己的手上。

“您吊死之后,我能回家了吗?我姨妈给我说了个媳妇,明儿我要去相亲。”

一阐提难以置信地抬起了头,眼神里闪过愤怒、惊慌与无措,一会儿才接受了现实,照短短风的脑袋就来了一巴掌。

“不谷的媳妇跑了,你还想有媳妇儿?”他站起身,眺望远方,“我得去会会那个叫沈穆的王八蛋。”

短短风委委屈屈地站起了身,把麻绳又塞进了包袱皮里。

主仆二人站在异国他乡的街头,看着来来往往形形色色的人,只觉得茫茫然不知该往何处去。

恰在这时候,有一个身穿绫罗绸缎,手里晃着根唢呐的人,悄无声息地接近了他们。

“阿提阿提,”李灵均很亲热地叫着他的名字,熟稔地勾上了他的肩,“还记得我吗?当初同你一起游历神都城的――”

一阐提惊恐地摆脱了他的勾肩搭背,缩着脑袋看了他半天,也没认出来他是谁。

“我是个外国人,你会不会认错了?”

李灵均自来熟地又勾住了他的手肘,“我是李灵均,上国大皇帝是我阿耶。四年前我正值叛逆期,胖一点矮一点,没有眼下来的英俊。不认得了?”

一阐提更加惊恐了。

他才到神都城不过一个时辰,风声就走漏了?

这个叫李灵均的,他想起来了,当年小鹅公主领他游历神都城,这厮非要死缠烂打的跟着,烦都要烦死了。

“二大王,你怎么知道我来了?”在茫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,骤然遇见一个熟人,一阐提还是有几分欢喜的。

反正他偷摸进城,已然打听到了自己想知道的信息,身份也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了。

李灵均的内心却很焦急。

半个时辰前,沈穆的人过来通传,言说曼度国国主已经偷偷摸摸地进了神都城,妄图打听到什么内幕消息。

最新小说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