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、月地云阶(1 / 3)

直到跑出了瑶光殿,藏进了琉璃亭,李仙芽的心都还在砰砰直跳。

鹿梦和晴眉提裙寻来,因为急切的缘故,两人的衣裙都湿了大半,见公主好端端地坐在琉璃亭里,一个长舒了一口气,一个呜呜咽咽地握住了公主的手。

“公主的衣裳怎么破了……”鹿梦捧住了耷拉在公主臂弯的丝缕,小声啜泣着,“都是奴婢的不是。”

李仙芽腾出手来,给鹿梦拭泪,方才将藏在衣袖里的琉璃盅拿出来,摆在石桌上。

琉璃剔透,一只背脊金光灿灿的蟾蜍安静地蛰伏在其中,只拿两只肿眼泡黑豆眼看着前方,像是在等待着什么。

“公主,它在发光!”晴眉讶异地捂住了嘴,“奴婢记得捉到它的时候,背上还只有浅浅一片金,这会儿竟然这么亮,做一只蟾蜍灯都使得。”

李仙芽轻嗯了一声,视线往瑶光殿落去,难免心有余悸,平复了气息后,先问正事:“宫闱局的人可来了?”

“才一会儿功夫,怕还没走到。方才咱们的人都围在一起瞧热闹,竟放松了戒备,才叫这群虎狼闯了进来――”

晴眉懊悔拧眉,李仙芽安慰地拍了拍她,轻声叫她别怕,“这里是瑶光殿的地界,他们岂敢。”

公主温柔平和的嗓音,安抚了晴眉和鹿梦的心,二人镇定了心神,一人去安顿内侍宫娥,一人往仙居苑里取换洗的衣衫,一时间,除了守在亭外的内侍官,琉璃亭中只余下李仙芽一人。

金蟾蜍在琉璃盅里鼓着眼睛蓄势待发,李仙芽安静伏案,难免想东想西。

先前她在瑶光殿的基座下,捉到了这只会发光的金背蟾蜍。

彼时它正潜伏在白玉基座上,背上一点一点发着浅金色的光,估算着位置,正正好在寝殿的下方。

扰她清梦的罪魁祸首。

她向来不怕什么蛇虫鼠蚁,只拿琉璃盅捉了带回寝殿,又因这只蟾蜍金背生浅金色的光,委实是个稀罕物,故而才叫一整个九洲池未睡的宫人们来瞧,岂料刚吹熄了灯,瑶光殿外就有奇奇怪怪的响动。

这里唯她一人居住,平日里来往进出之人极少,最是清净自在的所在,今夜刚捉了金背蟾蜍,就有异动,难免会使人将两件事联想在一起。

彼时情势不明,她捧着琉璃盅悄悄出了寝殿,却撞上了那人……

百骑司,沈穆。

蟾蜍鼓着腮帮子又叫了几声,背上的金光渐渐微弱下来,李仙芽的心却似在敲《破阵曲》,一声大过一声去。

李仙芽知道百骑司。

先帝遴选京官、皇族、公侯的子弟、组成百骑司,专职护卫天子,监视天下,人人都非池中物,一身通天的本领,乃是不折不扣的天子近臣。

拿匕首抵住自己的那个人,身量很高,暗夜里只能看见他身形劲瘦颀长,可箍住自己的臂膀却十分有力,以至自己难以逃脱。

他身上有柏子香的清气,倘或不是置身险地,还能闲问一道香方。

可惜看他的架势,是敌非友。

视线落回至石桌上的琉璃盅,蟾蜍背上浅浅一片金,比一旁瓷盘上点着的烛,还要明亮些。

人一旦安静下来,便会想东想西。

最新小说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