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、我求长生(1 / 3)

九洲池相连洛水,一路奔流向东,即便春夜的风温吞,可水下却不减冰凉刺骨。

李仙芽先前下过水,水线不过才没小腿而已,上岸时就已经又冻又麻,更遑论琉璃亭建在池水最深处,而此刻沈穆又一整个人都侵在了河水里。

此时夜深如井,唯有琉璃亭四角点了地灯,在水面形成半弧形的光亮,沈穆跳下去的那一方水面,起先还翻腾着水花,李仙芽眨一眨眼的功夫,水面便回复了平静。

她不是心狠之人,方才一时负气放走了金背蟾蜍,此时看池水深不可测,沈穆已然没了动静,难免心跳加剧,慌乱起来。

好在晴眉和鹿梦领着瑶光殿的内侍宫娥奔过来,见公主孤零零一人站在湖边,这便簇拥了上去,用棉巾将公主包裹住。

“公主,方才远远地看见有人跃入水中,是谁?”晴眉拥着公主的肩,问了一句,又觉出公主在微微发着抖,顿时急切起来,“公主可是冻着了?春夜水冷,又是在湖边,奴婢送您回寝殿。”

李仙芽眼望着池水,只觉身子冰冷,听见晴眉关切的问话,她下意识地摇摇头,靠在晴眉的身上。

“是那只金背蟾蜍……”

鹿梦低头看看公主手里空空的琉璃盅,顿时明白了,在一旁扶住了公主的手臂,轻声安慰着。

“……跑了就跑了,这下那百骑司的人也没由头在这里乱窜了。”

主仆几人正说着话,闻听水廊尽头有踢踢踏踏的踩水之声,往水廊上看去,一群身着绯色劲衣的士兵执刀而来,打头之人身材高大,面目粗犷,正是千牛卫中郎将崔万鼓。

他不敢走近,只在离琉璃亭三丈之远的地方拱手问礼,口呼贵主金安。

“臣斗胆,敢问沈指挥目下何在?”

宫娥们不愿搭理百骑司的人,李仙芽却非跋扈,只拿手指往池水上指去。

“他在水里。”

这下不光百骑司的人震惊,连李仙芽身边的侍从宫娥,面上都有了错愕之色。

崔万鼓不敢质疑公主,只道了一声得罪,“沈指挥虽然祖籍江淮,但臣也不知他的水性如何,为防意外,臣还是要派人下水探看,还请贵主允准。”

一言尽了,崔万鼓斗胆觑向公主,但见此刻夜天深暗,公主被人群簇拥着,裹在一袭素纱衫子里,整个人纤细、单薄,又因为沾染了些许水汽的缘故,令她就像一篇褪了色的诗,干净又柔软。

那一时的负气随着沈穆的入水而消解大半,李仙芽微微点头,便见崔万鼓挥手的一瞬,便有三五个人跃入水中,往有声响处泗去。

其实这时候已然与她无关了:金背蟾蜍回归池水,百骑司既敢深夜惊扰她,那便自行去捉便是,至于那位百骑司的指挥,她又何必管他死活?

于是宫娥内侍簇拥着公主走出了琉璃亭,踏上水廊,一直走上了岸,脚下便有了石砖的夯实感。只是李仙芽的心到底还是有些微的烦乱,忍不住顿住脚步,回身往琉璃亭的方向看去。

静夜沉沉,水中人已上岸,头发、衣衫皆已湿透,就那样湿淋淋地站着,从李仙芽这里看去,他的衣襟捧起半边,其中裹着一件会动之物,发着黯弱的金光。

偌大的九洲池,他竟能在几息之间捉到金背蟾蜍,果真有驾海擎天的本事。

也许是注意到了岸上的声动,琉璃亭中人往李仙芽的方向看来,因他手中有光,李仙芽能看见他被点亮的浓眉深睫下,那一双湿漉漉的眼睛。

距离不算近,李仙芽其实看不清他这一眼的情绪,只将视线移开,转过身去。

最新小说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