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、青面獠牙(1 / 3)

快要看见上国的海岸线了,为了庆祝,曼度国国主一阐提开始教狗吹葫芦丝。

国主身边的侍从短短风就劝国主收手:“您把这只叭儿狗往死里教,它也学不会,还不如就此罢手,放过彼此。”

一阐提闻言,将视线从惆怅的叭儿狗身上,转向了碧波万顷的海面。

“不过是想让它在仙师面前露个脸,它吠,你们也吠。”一阐提淡淡地说道,“罢了,不谷(1)听劝。不争就是慈悲,不辩就是智慧。”

对于自家国主突如其来的文雅,短短风不大习惯,挠挠头应付了一句阿弥陀佛。

“那您在求娶上国仙师这件事上,怎么就那么那么那么地不听劝呢?”

一阐提从短短风三个那么里,听出了无限的不解与疑惑。他蹲下身,把葫芦丝从叭儿狗的嘴里夺出来。

“因为……”一阐提望着转腾初上海面的冰轮,眼神憧憬,“仙师是不谷长久以来的一个梦,认真追求梦想的不谷,你不觉得很迷人吗?”

对于四年来,国主契而不舍地向天朝上国求娶太真仙师,却屡遭拒绝这件事,短短风实在无法理解,就像他也不理解国主为何执意要自称“不谷”一样。

“小底不懂。”短短风原本是中原人,此时看着国主这两个月被海风吹的黢黑的脸,眼睛里流露出复杂的情绪,“但小底估摸着,圣上是不会同意的。”

一阐提斜睨着短短风,握紧了拳头,“假如上国大皇帝不同意,我就吊死在神都洛阳的城门口,让普天下都来看看,他是怎么欺负睦邻小国的。”

国主放弃了文雅,骂骂咧咧地训狗去了,短短风尴尬地把视线移到了天尽头的海岸线。

四年了,月亮盈缺四十八次,神都紫微城里的千叶牡丹,每年要开二十日,四年算下来,他足足缺席了八十回。

短短风想到这里,不由地扼腕叹息。

仙师是天朝上国的公主。

就像天地间仅此一只的青鸾鸟一般,仙师就是上国百姓心目中的神女、菩萨,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嫁去海外小国的。

哪怕曼度国国主身怀大小乘佛法真经,载了一船的珍稀至宝,甚至还有吃一颗就可延年益寿的长生不老药。

那也是不行的吧。短短风悲哀地望着地平线上的一抹蟹壳青,那是东方欲晓的颜色,也是他的故乡所在。

这艘满载着珍稀至宝的船,快要到达上国了,曼度国国主一阐提心情激荡,上国物华天宝,洛阳水席好吃到爆,他能从开花一直吃到败叶!一阐提吃着干巴巴的香蕉饭,一边美滋滋地学习着上国的语言,期盼着上岸的那一天。

而神都紫微宫里,百骑司指挥沈穆静倚在乾阳殿的廊庑下,胧明的夜天照出他的侧影,有种孤桀的气象。

他像是在等什么,眉宇之间却极为放松,须臾之后,千牛卫中郎将崔万鼓昂首阔步地出来,见他还候在此地,难免有些讶异。

最新小说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