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、以筌为鱼(1 / 3)

二哥哥真是失心疯了。

抛开二哥哥不谈,李仙芽这是头一回在生地方过夜。

听闻这里从前是前朝豫王的居所,他是前朝皇帝最宠爱的皇子,王府建的不是一般的阔气,又听闻豫王是个金戈铁马、颇具男儿气概的人物,李仙芽就暗自猜想,他的王府里一定会是一片冷冰冰的气象。

谁知一踏进这里,入目的是绰约静谧的山野园林,沁入鼻端的是依约的木樨香,几步一隔的宫灯在烟雨里摇曳着,投在地上,一圈溶溶的光晕。

同烟波浩渺、人间仙境的九洲池相比,这里树木葱倩、楼阁错落,雀鸟扑棱着翅膀掠过月影,小虫儿在脚边儿嚖嚖的叫,静谧却又不失热闹,有人间的烟火气。

李仙芽很喜欢这里,李灵均在一旁啰里八嗦地,见妹妹脚步越走越轻快,衣袂飘飘的,简直像是要飞起来一般,一把抓住了她的袖子。

“你别飞啊。”他絮絮叨叨,“除了吹唢呐,哥哥还是有几分真本事吧?一会儿到了正院,更叫你大吃一惊。”

李仙芽越发期待了,拐过栽了花树的小径,果看见古朴小院,青墙下有一块善地,种了数十丛未开的牡丹,李仙芽爱瞧牡丹,走过去细看,才发现这些牡丹的根底培的是新土,显是整丛整丛新移植过来的。

她心里不由地升起了对二哥哥的感激,由衷地对李灵均道谢:“二哥哥,你有心了。”

李灵均呵呵两声尬笑,理所当然地接下了妹妹的谢意,“……妹妹记得我的好,赶明儿真出降那一日,务必要请我去吹唢呐。”

李仙芽闻言也尬笑了几声,兄妹两个各怀鬼胎,分别转开了话题。

“小鹅,这儿是生地方,阿耶派了禁军驻守在外院,他老人家怕你害怕,还拨了百骑司的暗卫护在正院墙下——”

李灵均的话音还没落下,李仙芽就斩钉截铁地拒绝了。

“百骑司是什么好人?我可不要他。”

李灵均挠挠脑袋,不明白妹妹干嘛不要百骑司护卫,他不是爱追根究底的人,闻言就作罢了。

“你既不要,正好叫沈穆一道去丽景门下吃烫面角去。”

他是个立说力行的,说到这儿,就提脚走了。李仙芽早就习惯二哥哥的脾性,也不见怪,只由晴眉、鹿梦陪着,往正厅里去了。

“公主还没住过这样的屋子呢!”鹿梦瞧着阔深的厅堂,新换的陈设,只觉得新奇,“瑶光殿虽是独门独院,还带了万顷的湖水,可到底没有这种自立门户的感觉。”

“可不是!自立门户、自己当家作主的感觉可真好。”晴眉白日里分派人手、拾掇家什,忙活了一整天,可心里却十分自在,“在这里,公主想做什么就做什么!宫闱局的人想管都管不成了。”

晴眉平日里掌管着瑶光殿的吃穿用度,常常要与宫闱局的人打交道,虽说这些人不敢为难瑶光殿,可到底是踩低拜高惯了,那副嘴脸十分讨嫌。

“想干什么就干什么?”李仙芽也憧憬起来,同她二人嬉笑着,“养二十几个面首,围在这里跳胡旋舞给你们看!”

“再好不过了!”鹿梦笑嘻嘻,虚扶着公主路过了一间古朴静深的屋子,不免好奇起来,“像是间藏书的屋子!”

瑶光殿可没有藏书的屋子,李仙芽往里探看,三面都是陈书的柜子,正中一张红木大桌,摆着笔墨纸砚等物。

横竖也无聊,李仙芽走了进去,取了眼前书瞧了瞧,名字是《神都诡话》,随便翻开一页,里头写着三千工匠去月球凿七宝的故事。

再取一本,《河洛异闻图》,李仙芽好奇地再翻一页,杀人花迅疾如电,取下了一颗人头。

最新小说: